ys046.jpg

人家,不知道怎麼面對江東父老

= =" 在依然的偷懶下,變月經…呃,月更文了(((喂,不止一個月了吧!!!!

每次寫到戀愛就卡文,而且這篇有要變成八點檔的FU

所以遲遲沒辦法下手,但是,經過長期的思慮,還是決定照原本的想法

變八點就變八點吧,依然要在白爛文裡沉淪了....

================================================================

太久沒更,前情提要一下:

 

「壞蛋,故意要受罰,裝傻也該罰」秀妍飽含深意的微笑著,不再捏著允兒的臉,而是捏著人家的下 

 

巴「你說,要怎麼罰比較好~」秀妍低下頭,逐漸貼近允兒,吻上允兒的唇 

 

唔,這是處罰嗎?

 

 

 

 

 

 

 

第三十七章

 

這是用多少個詞彙來形容,都無法完整陳述的美好,從不曾有人觸及,且深入探索的身體一處,先是

 

被秀妍軟軟的小舌一寸寸碰觸,再熱烈的卷起他的舌,哄誘著他與之交纏,一次又一次次霸道卻又溫

 

柔的吻,讓允兒全身上下的細胞都不由自主的燃燒起來,幾乎要失去理智

 

 

 

唇齒間的纏綿,鼻息間的馨香,不斷挑起允兒對秀妍的渴望,原本環在秀妍腰上緊緊抱著的手,大膽

 

的動了起來,隔著秀妍寬大的睡衣在背後游移,只是衣服布料的觸感,越來越無法滿足他想更加貼近

 

秀妍的衝動,情到濃處,允兒急躁的把手伸進秀妍的衣服裡,快速往兩人相貼的上半身探去,是出於

 

本能,或者是他知曉秀妍睡覺的習慣後,淺意識裡一直都想這麼做,手掌一下就準確的覆蓋住他應該

 

熟悉,可是卻仍為手中觸感所驚豔的柔軟

 

 

 

「嗯~」胸前突然被一隻高溫熱燙的手掌包覆,讓同樣沉醉在親吻中的秀妍清醒過來,她撐起身體,

 

而某個腳長手也長的人似乎不知道該不該放開她,一隻手還留在她衣服裡,抓著她因為喘息而起伏的

 

胸房

 

 

 

「秀妍,妳…咳」允兒也是滿臉通紅喘著氣,可是一開口就被自己低啞的聲音嚇到,他無措的收回雙

 

手,這種曖昧充滿情慾的氣氛讓他無所適從,沉默的咬著唇和秀妍相望,簡直和剛才那個大膽又熱情

 

的他盼若兩人

 

 

 

 

 

 

秀妍亦是一時無語,允兒竟然睜著清澈純淨的雙眼,用單純無辜又失措的眼神看她,明明她才是被襲

 

胸的人,為什麼好像是她做了什麼一樣,不過,得確是她先壓著人家親吻,而且現在這姿勢看起來,

 

做壞事的也是她沒錯,秀妍從允兒身上下來,她問「這樣,會讓你覺得不舒服嗎?

 

 

 

允兒害羞的搖頭說「不會,妳很軟」

 

「……」她不是在問口感或是手感好嗎?

 

「秀妍,我想,我想要…」允兒翻過身體側躺,把手臂伸得長長的和枕頭平行,笑瞇瞇的用另一隻手

 

拍拍枕頭說「抱著妳睡覺」

 

 

 

「不行」秀妍一口回絕,但下一秒就眉開眼笑的換了語氣「你的手肯定會麻掉,但是,可以讓你抱一

 

下下」秀妍幾乎是用撲的躺進允兒懷裡,趁這傻孩子還沒反悔前先下手為強,她竊笑著把頭埋進允兒

 

胸口時,明確的感覺到某小孩身體瞬間為之僵硬,舒服的蹭了蹭之後,秀妍說「我知道,你是第一次

 

讓一個人這麼貼近你,我喜歡你,因為你有顆單純的心,並且對我毫無保留」

 

 

 

「可是,我…我有抱過小山,也有抱過美英姐姐,不過,美英姐姐只有靠在肩膀上」

 

還真是誠實的孩子,聽允兒自己招認他抱過別人,秀妍突然想起了某天她在公司會議室看見的刺眼畫

 

面「你別忘了,徐組長她曾經飛奔擁抱你,平時也常摟你肩、勾你脖子,還會整個人貼在你背上」

 

 

 

「呃…妳不說,我還沒想到」

 

秀妍知道,允兒沒把徐賢放在心上,所以才會沒想起這些「以後呢,這裡」秀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

 

之身,臉貼著允兒的右胸,手還摸上左邊的「是只能屬於我一個人的」

 

 

 

 

 

 

 

 

 

一個人的夜晚很漫長,但兩個人在一起就會讓時間變的特別短暫,懷裡彷彿還留著秀妍的體溫,秀妍

 

身上香香的味道還那麼清晰,允兒卻已經在提著行李等在飯店門口,他知道自己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除了秀妍之外的事物都放不進大腦裡,幸好在書展他穿著綿羊裝,偶爾的失神也不易被人察覺,但是

 

待會要面對是三位長輩,特別是那位總能一眼就看穿他心思,精明能幹到極點,讓他從小就又愛又敬

 

又有點怕怕的玉嬋阿姨

 

 

 

該來的還是來了…遠遠的看見自家的車子朝自己駛來,允兒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打起精神準備迎接他

 

的第一場考驗

 

 

 

 

 

 

「玉嬋阿姨」上了車,允兒立刻乖巧有禮貌的向辛玉嬋打招呼

 

Hello,我們允兒真是長越大越漂亮,不過……很奇怪哦」原本端坐在另一旁坐位的辛玉嬋說著說著,

 

突然傾身貼近,用她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狐疑的打量著允兒「小傢伙怎麼變得這麼文靜了,以前是誰

 

在機場使盡吃奶的力氣拖住我,甚至在大庭廣眾下撓我癢癢,吵著不讓我走的?

 

 

 

「那時候不懂事麻,都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聽見自家女兒的低語,前座的蘇嫺晴打趣說道「對你們小孩子來說是小時候的事,但是對我們這些老

 

人家卻只是一眨眼的時間,那時候如果我跟你爸沒攔著你,說不定你都要跟著跑去美國當陪讀了」

 

 

 

「說真的,當初如果讓允兒跟我一起出國,現在我們小允就是留美的高材生,而不是在出版社當個領

 

最低薪資的小職員」

 

 

 

「就像是妳為了陪孩子出國念書,情願把家裡的產業收了,重新到國外發展的心情一樣,我們也就這

 

麼一個女兒,怎麼捨得讓孩子一個人在國外,別說當時嫺晴會堅決不肯了,就連我也是捨不得,雖然

 

現在薪水少了點,但是讓孩子從基層學起未嘗不是件好事…」難得打開話匣子,但是只要一打開就會

 

長篇大論的林承智先生,正開始發表他的做人要實際,腳要踏實地理論,這讓允兒小小的鬆了一口

 

氣,至少他家老爸把話題從他身上帶開了

 

 

 

允兒轉頭看向窗外,現在是下班時間的塞車高峰期,他們行駛在某條繁華的街道上,和他居住的T

 

市的悠閒氣氛比起來,S市的生活步調很快,連路上的人都是行色匆忙、分秒必爭的感覺,如果要他

 

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他覺得自己肯定無法適應,但或許是和秀妍在這個城市確定了關係,所以他對

 

這個定情的地方多了份感情,現在要離開,還真有點捨不得,尤其是想到秀妍還留在這裡,那捨不

 

得的感覺就更加強烈

 

 

 

霓虹璀璨的城市繁華,比不上與妳相擁的床頭燈光允兒拿出手機悄悄發了一封簡訊給秀妍,愛情

 

可以讓一個凡人變成詩人,一片落葉都能傷春悲秋,一點點小事都會成深刻的感受

 

 

 

餘光瞄到身旁有手機發出的亮光,辛玉嬋轉頭一看,驚訝的打斷了林承智的發言「還說薪水少沒關係,

 

看看你家小允手上拿的是什麼,現在的年輕人哪有人還在用這種半老的古董」

 

「阿姨,這不是薪水的問題,是我們家母親大人說手機還沒壞,不讓我換」允兒無奈的把手機闔上,

 

他這隻手機是老當益壯,感覺還有很長的壽命能活呢

 

 

 

被允兒點到名的母親大人說話了「以前的人,東西壞了是想著怎麼修,壞到沒辦法修了還捨不得買新

 

的,這年代的孩子,是東西都還沒壞,就想著換新的了」

 

「別拿以前和現在比,都說年代不一樣了怎麼能相提並論,時代在變,我們也要跟著前進啊,總是想

 

著以前,會和孩子們產生距離的」辛玉嬋溫柔的拍拍允兒的手背「小允,沒關係,改天陪阿姨出去逛

 

逛,你媽不給換,阿姨幫你買」

 

 

 

允兒盯著前座的蘇嫺晴的背影看,他老媽如果不出聲,他不敢隨便說好,林承智從後視鏡看到了允兒

 

這樣子,直笑著向身旁的老婆說「妳家寶貝女兒怕妳生氣,不敢應聲了,就讓他換隻新手機吧,現在

 

的驅勢就是如此,我在生意上和客戶往來,也都是用手機的通訊軟體連絡,不然三不五時哪個客戶跑

 

出國,幾通電話打過去,下個月的電話費就多了好幾千,文件資料也都是靠手機MAILMAIL去,

 

沒有智慧型手機,還真的沒辦法做事了」

 

 

 

「就是說…連老爸都有,為什麼我沒有」就只差在他老爸的手機是公司配給,他要自己花錢買

 

蘇嫺晴順著台階下,放軟態度說「好吧,既然你阿姨和你爸都這麼說了,買就買吧,下個月的薪水扣

 

掉手機錢之後再上繳,但是要附發票證明啊,還有,不要買太貴的」

 

 

 

突如其來的結果,讓允兒開心的要飛起來了,老天爺突然發現他有多可愛善良了嗎? 短短的時間內,

 

就讓他實現了兩個願望,手機和秀妍,哦,不對,怎麼可以拿手機跟秀妍相提並論,秀妍在他心裡是

 

無與倫比的存在「哦耶,謝謝媽,謝謝爸,還有阿姨,我太佩服妳了,我跟我媽說了好多好多次,她

 

都不答應,妳一回來,兩三句就搞定了」

 

 

 

寵溺的捏捏允兒的臉,辛玉嬋隨口問起「對了,小允是在哪一間出版社上班?

 

「鄭氏」允兒堅定的回答後,又驕傲的補充一句「T市規模最大的那間」

 

「鄭氏…那,你有看過你們董事長嗎?

 

 

 

!!! 怎麼會問到秀妍身上,允兒現在是做賊心虛,明知道玉嬋阿姨只是問問,但是他一聽到這問題,

 

還是止不住的背後發涼「呃…有…有啊,我們公司每個星期一都有朝會,呃,是,是每天都有才對,

 

我們早上會集合做早操,但是星期一董事長會親自上台發表朝會演說,所以我剛進公司的時候,就看

 

過董事長了」

 

 

 

「那,你們董事長人怎麼樣?」辛玉嬋這麼一問,允兒不止是背後發涼了,他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麼表

 

情、什麼反應才好,腦子裡空白一片

 

見允兒表情一僵,辛玉嬋才發覺自己的問題不合常理「真是的,我怎麼會問這種問題,你怎麼可能會

 

知道董事長人怎麼樣,我是以前看過報導,知道你們鄭氏的董事長是一位年輕女性,所以才會好奇的

 

問一下」

 

 

 

「呵,呵呵,是這樣啊,我只知道,我們董事長確實很年輕,還很漂亮」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依然 的頭像
依然

依然。YOONSICA

依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