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045.jpg

聖誕快樂~

是該這麼說吧...

 

 

 

是什麼時候愛上她的?

 

我記不得了,也許是第一眼看見她時,她那好像瞧不起所有人的淡漠表情,孤傲的像個高高在上的女

 

王,也或許是第一次她因我而大笑時,我被她拉著轉圈,天旋地轉間,我的心也學會了從此圍著她轉

 

 

 

是什麼時候結束的?

 

我猜,是她對我說不要再打擾她,拜託我就算在路上碰巧遇見,也絕對不要叫她的時候,但我不確定

 

那算不算結束,因為我清楚的知道,就算生活中再沒有她,她也從來不曾離開我心上,哪怕僅只一秒

 

 

 

在那之後的幾年,我漸漸體會了,一生當中,身邊的人不斷來來去去,年少時說要一輩子當朋友的人,

 

幾年後連長相都記不清楚了,但有時候,那個連名字都記不起的朋友,又會突然的出現,讓人不得不

 

感嘆,生命就像一張縱橫交錯的網,總是有那麼多巧合,讓遇見發生在意想不到的時間與地點

 

 

 

比如,在一個遠方的城市,一條完全陌生的街頭,遇見了久違的故人

 

比如,那個久違的故人,就是當年那個說永遠不要再見面的那個人

 

 

 

 

 

 

 

 

 

「允兒?

 

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我和多數人的習慣動作一樣,轉身回望,燈火闌珊,路人成千上百,我卻一

 

眼就看見了鄭秀妍,她微笑著朝我走來,當我是她許久不見的朋友,仿佛幾年前的決裂不曾發生一樣

 

 

 

她笑著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關妳屁事,如果換作是別人,我會想這樣回答,可是鄭秀妍不是別人,她是我曾經也是唯一愛過的人,

 

她是在我心上烙下傷痕,我卻無法去恨的人,所以我一如既往的回答了她的問題「出差」

 

 

 

「要不要找個地方喝杯咖啡,或是晚餐?

 

這位小姐,是誰讓妳有這種錯覺? 覺得我有可能跟妳坐下來喝咖啡,甚至還吃飯? 是妳忘記妳當初是

 

怎麼對我的,還是我太會記仇? 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我指了指對街的商務旅館「我現在要過去飯店

 

check in」言下之意是不方便,是拒絕

 

 

 

「住飯店很貴耶,我家就在這附近,來我家吧」

 

一定是她在說話的同時,牽了我的手的緣故,所以我才會忘了說,住宿費可以開發票打統編,出差期

 

間的所有支出都可以向公司報帳請款,都是她太過強勢主動了,我才無法回絕,還傻傻的被牽著走

 

 

 

我低下頭看著交握的兩隻手,她手心的溫度還是一樣,我因為體質虛寒一年四季都是冰涼,她以前老

 

說我跟她是互補,因為她的手一年四季都熱呼呼的,夏天的時候我給他消暑降溫,冬天她的手心是我

 

的天然暖暖包

 

 

 

 

 

 

鄭秀妍帶我到她停放機車的地方,將掛在機車上的安全帽交給我,她拍拍我的肩膀「只有一頂,你戴

 

吧,萬一被警察攔下來……我也不會逼你付罰金的啦」她刻意的放慢語調,小小的惡作劇,我但笑不

 

語,接受了她的安全帽,跨上她的車,我會擔心的不會是罰單,而是她的安全

 

 

 

出了停車場,第一個路口我們就遇到了紅燈,我把安全帽脫下,將她披在身後的長髮挽起,再把安全

 

帽戴到她的頭上,她疑惑的回頭,我說「妳的頭髮一直扎到我的臉,還是妳戴比較好」

 

「嗯,好吧」她不置可否,自己把帽帶扣上,像是不經意般的問起「你應該有對象了吧」

 

這問題已經有太多人問過了,女人到了某個年紀,就會常常聽見這樣的話題,我的目光從她臉上移開,

 

恰好看見了燈號切換,拍了拍她的肩,提醒她「綠燈了」

 

 

 

「你結婚了嗎?

 

當她的第二個問題伴隨著呼呼的風聲落入我耳中時,我放大了音量喊著「妳說什麼,我聽不清楚,風

 

聲太大了,專心騎車,有話待會再說」

 

有或沒有,於我都不是太重要,我只愛妳啊,鄭秀妍

 

只是時間讓我懂得了有些愛,是用遺憾的方式存在,也許有一天我會愛上別人,也許不會有那麼一天

 

 

 

這一趟出差,我是自願,不…是主動爭取的,其實,我知道妳在這個城市,我也大概知道妳住在這一

 

區,但我沒想到,真的會遇見妳,前幾天同事們因為演藝新聞,而聊起舊愛還是最美這話題的時候,

 

她們說,那是建立在舊愛沒有得到過的前提下,因為沒有得到才會惦記著不放,那時候我在想,嘿,

 

鄭秀妍,如果我得到過妳,是不是還會這樣的念念不忘? 還會這樣偷偷的,很變態的,透過金太妍的

 

臉書好友找到黃美英,再從黃美英的好友裡,找到妳,長期關注著妳的一點一滴…

 

 

 

 

 

 

踏進秀妍的家,我有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她偶爾會上傳的自拍照、生活照、販賣二手物品的特寫照,

 

大多都是在這房子裡拍的,我現在坐著的白色沙發,手裡拿著的水藍色馬克杯,左手邊窗檯上的三盆

 

仙人掌,都是我知道的存在,做了這麼久的觀眾,突然身臨其境,真像作夢一樣的不實在

 

 

 

「欸,你現在做什麼工作啊?

 

她拿著另一個粉紅色的馬克杯,晃到我身邊坐下,咕嚕咕嚕的喝著水,我想我手上的杯子跟她那個大

 

概是一組的「目前在一家室內裝潢工程公司工作,但是我再過陣子就要失業了」

 

「為什麼?

 

「因為有人在得知自己就要走到生命的盡頭時,才突然驚覺自己為了工作放棄了太多,所以打算收

 

山,用賺來的錢好好享受人生」看見了秀妍的眼裡滿是驚愕,我才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會讓人產生誤

 

會,她大概以為,我在講我自己

 

 

 

「呃,我說的是我的老闆,她忙碌了大半輩子,到現在還沒有成家,父母親都過世了,唯一的親人遠

 

嫁美國…前年年底她的肝出了很嚴重的狀況,到現在還在治療,她從那時候起,就不再接新的案子,

 

準備等手頭上的案件都結束,就要把公司解散了」

 

 

 

她轉頭看著我,很感嘆的說「有時候,到了生死關頭,才會明白,什麼才是真的重要,什麼是可以捨

 

棄的,有的人追逐錢財、聲望,到頭來發現自己除了這些,什麼都沒有,有的人年少時追逐愛情,

 

最後才發現愛情是世上最難保存的東西」

 

 

 

所以妳現在的生命裡,沒有愛情的存在嗎? 我沒有問她,但我心裡是這樣解讀的「聽說,愛情最終會

 

變成親情,如果不能轉化為親情,那它就是一朵凋零的花,僅管曾經美麗盛開」

 

「聽說? 所以,妳單身囉?」她眼裡有我看不明白的喜悅

 

「嗯」

 

「妳單身多久了?

 

「喂,這跟女人的年紀一樣,是秘密」如果讓她知道,我一直以來都是單身,那也太掉價了

 

「呵,可是我們彼此的年紀,從來就不是秘密」

 

 

 

 

 

 

冬天的夜晚總是來的很早,還不到六點就天黑,就連肚子也跟著餓得快,秀妍帶著我一起外出覓食,

 

她說這附近生活機能很好,方圓一公里內有近百間餐飲店家,讓我邊走邊看邊選,最後我們踏進了一

 

家很普通的麵攤

 

 

 

她推推我,指著店裡的一處空桌,讓我先去坐著,我佔位子她點菜,這是我們大學四年的用餐方式,

 

沒想到時隔多年,有些深入骨髓的習慣還被身體牢記著,她點了一盤滷菜、一碗陽春麵和一碗榨菜肉

 

絲麵,然後笑嘻嘻的坐到我對面,她說「你啊,真是長了一雙慧眼,我最常吃的就是這家,經濟實惠

 

又美味,我給你點了榨菜肉絲,你待會比較看看,是以前學校對面你最愛的那家好吃,還是這間好吃」

 

 

 

「妳還記得我愛吃校門口那家的榨菜肉絲麵啊?」連我自己都忘記的事,她還記得,讓我有些受竉驚

 

「我甚至還記得,你中午吃完飯都要喝一杯,宿舍樓下那間,非連鎖加盟飲料店的微糖紅茶」

 

「妳…」我心裡突然湧起了一股不明的情緒,但老闆即時端上桌的湯麵,讓那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妳…

 

妳的記憶力真好」

 

她搖了搖頭說「其實,我的記憶力沒有很好,我只記得值得我記住的事」

 

我沉默了,不止因為她的話中有話,還有我終於弄清楚了,從與她重逢的那一刻起,總覺得哪裡不對

 

勁的原因,原來,是那顆靜如死水的心,又重新拾回了心跳

 

相對無言,一直維持到吃飽肚喝足,等離開了那家店,我們才又天南地北的聊天散步,從今夜高掛空

 

中的橙色月圓,聊到政治時事、食安問題,就是不再提及過去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依然 的頭像
依然

依然。YOONSICA

依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