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04.jpg

人家沒時間回覆留言了,sorry my love

Orz 請原諒一個被一推發票逼瘋的人

目前正在考慮,用已讀不回的方式回覆

還是等結帳期過,再慢慢回...

 

s048.jpg

千萬不要做會計...事務所的那種

 昨天呼喚人家

不知是先生還是小姐

是姐姐還是妹妹的的那位 =////=

我來更惹~~~

 

 

 

第四十八章

 

 

 

「你猜猜看」

 

「嗯,企業管理?

 

「不對」

 

家族企業這麼龐大,竟然不是念這個,允兒想了想,難道是因為家裡很有錢,所以要派一個人念管錢

 

的吧,又猜「那是金融管理學系嗎?

 

 

 

「也不是哦,再讓你猜一次」秀妍挑了挑眉「答對給你獎品」

 

看秀妍這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允兒可以肯定,她念的一定是什麼冷門科系「難不成是,園藝系!!!

 

秀妍疑惑的偏著頭,他是哪來的想法,說出園藝這種一般人不會想到的科系「理由呢?

 

 

 

「你在頂樓不是種了好多玫瑰嗎? 我想,你這麼喜歡花,也許是念園藝的」

 

「那些花…是我媽媽喜歡的」秀妍低下頭,重新投入到工作中,似乎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

 

「秀妍」允兒發現秀妍每次提到母親的情緒,不止是因為親人過世而哀傷,也不是單純的思念,更多

 

的是一種令人看不清的愁緒,他走到秀妍身側,輕輕的攔著愛人入懷「可以告訴我,更多關於妳,關

 

於妳家裡的事情嗎? 不過,如果妳不想說,就不要說了」

 

 

 

要告訴他嗎? 這個在被愛包圍著長大的孩子,如果知道了,一定又要替自己傷心,可是允兒憐惜自己

 

的心意,也讓人很享受呢,秀妍在允兒懷裡蹭了蹭,又惹得某人身體一僵,她勾起嘴角問「你真的想

 

知道?

 

「只要是妳的事情,我都想知道」

 

 

 

 

 

 

 

 

 

秀妍的母親是個性情淡漠的女子,臉上表情不多,也不常笑,常年待在家裡,家務雜事有管家阿姨打

 

理,她最常做的事情便是照顧家中前園裡的花草,秀妍後來才明白,母親除了等待花開,也在等待父

 

親歸來,因為父親總是忙於工作,夜不歸宿是常有的事情,她有時候會想,如果父親多一點時間陪伴

 

家人,母親就不會一直鬱鬱寡歡

 

 

 

沒有愛情做支撐的家族聯姻,或許是大戶人家子女難逃的命運,當年父親與母親才見過幾次面,就奉

 

父母之命結了婚,但是秀妍自己觀察的結果,母親是愛著父親的,只是父親將事業看得比家人重,才

 

冷落了母親,是一直到母親重病,父親才驚覺自己虧待母親太多,那段時間他每日準時下班,天天陪

 

在母親身旁,一直到母親過世

 

 

 

鄭氏頂樓的花園,是在這之後,父親請人規劃建造,園裡的玫瑰,是從家裡移植過去的,父親說「家

 

裡和公司,都有她細心照料種出的花,這樣,她便能在離我最近的地方,玫瑰象徵愛情,我太晚才明

 

白,她一直在等待愛情花開」

 

 

 

在年紀很小很小的時候,秀妍就從母親對自己的疏離中知道,她的媽媽不愛她,只是她的媽媽又並不

 

是沒有母愛,而是把愛全給了哥哥鄭旭唐一個人,母親看著哥哥的眼神,是溫柔寵愛帶著笑意的那種,

 

她不明白這是否和母親等待的愛情有關係,從她有記憶以來,媽媽從來不曾抱過她,不曾關心過

 

她,秀妍也曾經用叛逆的方式,爭取過母親的注意,可惜,那張高雅的面容從未因此起波瀾,她只能

 

無奈的接受,她的喜與悲、笑與哭,都和她的母親無關

 

 

 

 

 

 

 

 

 

「怎麼會…」允兒心裡的驚訝露於言表,他不是不知道,這世上亦有少數偏心的父母,但是哪會有人

 

偏心偏的這麼奇怪,她的秀妍這麼好,溫柔聰明又懂事,怎麼可能得不到母親的愛,就算重男輕女,

 

也不該是這樣

 

「也許,我不合她的緣吧」秀妍自嘲的笑了,她也想知道怎麼會啊,只是,永遠不會有答案了

 

 

 

「秀妍,秀妍…」允兒紅著眼眶,他一想到秀妍年幼的歲月,那麼長的一段時間,對母愛求之而不得,

 

心裡就酸疼不已,這樣一個讓自己恨不得時刻擁在懷裡守護的女子,怎麼會被親生母親如此對待,他

 

溫柔的親吻,細細密密的落在秀妍臉上,暗自立誓,就算無法彌補秀妍心裡的缺憾,也要傾盡所有的

 

愛,給她

 

 

 

秀妍淺淺的勾起嘴角,她第一次將藏在心中多年的委屈告訴一個人,只有在這個人面前,才會讓她願

 

意露出心中的傷疤,因為她知道允兒會心疼她,這個溫柔善良的孩子,會像冬日的太陽一樣,用盡全

 

身的力氣,把她心裡最冰冷角落照亮捂熱

 

 

 

 

 

 

 

 

 

早餐店本日公休,天還沒亮美英就帶著小山去參加朋友的喜宴,太妍吃完早餐便捲起袖子,拿著抹布

 

四處擦拭、掃地、拖地,又給小山的兩個寶貝魚缸換了水,將換下的水提到陽台澆花

 

 

 

春夏時節,幾盆不知名的植物已經開滿了花,陽光下盛開的花朵,張揚的綻放它的美麗,這些植物是

 

他搬進來以後,才慢慢添購的,起初是想悄悄的為這個家帶來變化,美英還誇讚他有物盡其用的精神,

 

連魚缸水都不浪費,但無意栽花花盛開,有心插柳卻不成蔭,小心翼翼的計劃又計劃,倒頭來還是一

 

場空,因為他低估了先天條件的劣勢

 

 

 

中午太妍叫了速食店外送,少了美英和小山,他連門都懶得踏出去,整個心都和這房子一樣空蕩蕩的,

 

美英最近飄忽不定的態度,讓人很不放心,他總是擔心她下一刻會說出趕人的話,雖然平時看起來好

 

好的,但在某些時候又會突然冷下臉,用沉默來分隔前一秒的熱絡氣氛

 

 

 

咬下第一口漢堡,太妍已經開始想念美英的手藝了,他一定是頭殼壞掉,才會忘了自己每天都在做漢

 

堡,居然還叫速食來吃,讓自己陷在食不下嚥的困境,桌上的手機抖了抖,通訊軟體發出提示聲,太

 

妍點開畫面,是美英傳來小山拿著兩隻大蝦子的照片「小山說:好大的蝦蝦,可不可以帶一隻回去給

 

太妍姐姐看?

 

 

 

「只能看? 小山好過份,帶回來不是分太妍姐姐吃…( T A T )」太妍微笑著傳了一張哭臉過去,大半天

 

的時間都沉浸在灰色情緒裡的他,只因為一封來自美英的短信,心情立刻風光明媚的晴朗起來

 

很快的,美英又傳來一張照片,是一隻用透明塑膠袋打包好的大蝦「小山又說了:那小允姨姨跟太妍

 

姐姐一人一半好了」

 

 

 

什麼,這意思是指,那蝦子是打包要給林允兒吃,順便帶回來給他看一眼嗎? 太妍怒拍了兩張照片

 

傳過去,再附上一句怒吼「啊啊啊!!!鄭延山你這個白眼狼(╯‵□′)╯︵┴─┴,我幫你換了魚缸

 

的水,還給你洗了衣服耶!!!真心換絕情啦!!!太讓人心寒了…」

 

 

 

這次美英不再回傳訊息,而是直接播電話回來,自從每天和美英朝夕相處,他們通電話的機會就大大

 

降低,現在兩人又還是在尬尷的況態下,這樣突然的來電,讓他小小的緊張起來,心臟怦怦的直跳

 

「咳、咳,喂」他清了清喉嚨才按下接聽,盡可能的讓語氣自然些

 

「哎又喂,你也太好笑了吧,居然拍小山的內…內…,哈哈哈」美英回想起那張讓小山大喊色狼的照

 

片,又忍不住一陣大笑「你哪來的想法,居然拍小山的小熊圖案黃色三角褲,在風中搖曳的照片來,

 

不過從照片看的出來,今天豔陽高照,衣服應該很快就會乾了」

 

 

 

「我是想表達,我連內褲都幫他洗了,他居然只想要著要給允兒帶吃的」

 

「那是因為允兒愛吃蝦子,小山已經給你包了螃蟹了,你就不要怨他了啦,對了,那個…」

 

「嗯? 哪個?

 

「我的,你也洗了嗎?

 

「洗,洗,洗了啊」糟糕,偷偷洗了美英的貼身衣物這件事,他是打算默默的做了之後,再很自然的,

 

當作這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用舉手一勞般的輕鬆態度掩飾過去,現在美英突然問起,讓他措手不及

 

的結巴起來「因…因為,沒…沒幾件,就順便一起洗了」

 

 

 

電話裡一陣沉默,靜得太妍能清楚聽見喜宴會場的吵鬧聲,還有小山要他媽咪幫他倒果汁的聲音,太

 

妍想,自己似乎又失足踩到禁區了,果不其然,美英再次開口又是冷淡的語氣,她說「謝謝,但是下

 

次不要洗我的了」

 

 

 

「哦,你們晚餐會回來吃嗎?

 

「不一定,如果太晚,我們會在路上先吃,就先這樣吧,小山在抗議我跟你講太久了」

 

「好,那,妳開車…開慢一點哦」

 

 

 

 

 

 

 

 

 

是什麼時候開始,單純的迷戀,膨漲成了急欲佔有的奢望,想要的太多,才會因為得不到而失望,最

 

初的目的,是想要陪著美英,替她分擔一些生活瑣事,減輕她的負擔,讓她過得開心,可是當自己和

 

美英的距離拉近了,便妄想更多不可能達到的目標,使得最終的結果,遠遠背離了初衷

 

 

 

太妍躺在床上準備午睡,本想著,等他睡醒,美英會就回來了,因為睡著的時候,時間過的比較快,

 

只是當一個人心事重重的時候,不論你的身體有多疲累、被窩有多舒服,都會輾轉難眠,太妍腦中不

 

斷的回想著他和美英的最初,及一步步演變成現在這個情況的過程

 

 

 

他發現,聰明如美英,一定在很早的時候,就察覺到自己異樣的感情了,她是個經歷過愛情、婚姻、

 

婚變的女人啊,怎麼可能對情感的敏銳度這麼低,一個相識不久的員工,殷勤到了連人家孩子都盡力

 

討好的地步,局外人把她們看成好姐妹就算了,但美英身在其中,一定會有感覺,但是她卻從來不曾

 

迴避他的付出

 

 

 

太妍突然驚訝的睜開眼睛,他可否認為,美英並不排斥他,但是身份不容許美英與他用另一種方式相

 

處,美英那個晚上突然的問出口,他能不能想成,美英和自己一樣愛上了對方,才會讓她在最脆弱的

 

時候,做出下意識的舉動,要他,不要愛上她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依然 的頭像
依然

依然。YOONSICA

依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