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46.jpg

誰吃誰,是個好問題...

是說,被吃了一次,不代表以後都是魚肉

依然這次沒騙人哦

事隔一年再寫激情戲,希望不會令人失望才好 <( ̄︶ ̄)>

 

y040.jpg

不知道就這麼發生...會不會太快了

不過,總是要發生點"什麼",是吧

至於"什麼"是"什麼",人 家才不會透露是有兩個人在"床上"呢!!!!!

 

 

 

四十四章

 

「我要,我要,我要」小山氣呼呼的喊著「我要跟小姑姑睡!!!

 

「不行,不行,不行」允兒不甘示弱的更大聲嚷嚷「男女授受不親!!!

 

秀妍無奈的嘆氣,她的左右手分別被一個大孩子和一個小孩子拉著,這兩位一直在為了她該和誰睡鬧

 

個不停「乖啦,你媽咪在睡覺,不要吵了好不好」先是安撫右邊的小山,再轉頭怒瞪另一個不知輕重

 

的傢伙「你自己都說要睡沙發了,我不跟小山睡,難道你要我睡地板?

 

 

 

「我跟妳一起睡地板,也是可以啊…」

 

莫名其妙說要拿衣服的人,不止拿了睡衣回來,還把棉被枕頭都打包帶過來,一付準備好要跟她睡的

 

殷切模樣,任誰都看的出來他不是為了美英母子才堅持留宿,真是,還有太妍在場,這傢伙卻一點都

 

不知道收斂,秀妍沉下臉冷聲道「我留下來是陪美英和小山,不是來陪你玩的,如果你再鬧,就回你

 

家去睡」

 

 

 

大孩子鬧別扭了,允兒捨棄沙發,一聲不吭的在小山房裡打地鋪,這是秀妍第一次發現,這傢伙脾氣

 

大的很,拗起來不管是好言相勸,還是冷言斥喝都拿他沒辦法,只能任允兒悶聲的躺在床沿的地板上,

 

用背影持續對她表示無聲的抗議

 

 

 

 

 

 

 

 

 

夜深人靜,美英的房門被輕輕開啟,是太妍悄悄的溜了進去,因為允兒和秀妍都在,他不能太明顯的

 

守在美英身旁,只能假裝回房睡覺,等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久到其他人都睡熟時,才敢過來看看美

 

英,輕輕的將手心貼在美英的額頭上,微燙的溫度,讓他懷疑起退燒藥的藥效

 

 

 

「別擔心,睡了一覺之後,有好一些了」

 

「嚇!!!」太妍被美英突然的出聲給嚇了好大一跳,縮回手掌,看見美英睜開帶著濃濃倦意的雙眼「妳…

 

妳醒著?

 

「嗯」美英早就被允兒和小山的爭執吵醒,她聽見秀妍的聲音,知道小山有人陪著就沒有起來,一直

 

躺在床上閉眼休息,在睡意朦朧的時候,突然被人觸碰,才又清醒過來

 

 

 

「我口渴」話說出口,美英才發現她有很長的時間,沒有對誰說過這樣的話,自從剩她和小山兩個人

 

生活,她便不曾再依靠過誰,渴了、餓了、累了、痛了……都只是感受,而不是言語

 

「等等」太妍拿起床頭櫃上的水杯,發現杯裡的水早就冷了「我去換一杯」

 

 

 

 

 

 

端著溫熱的水進來,太妍先是把杯子放下,再將美英扶起來,他坐到美英身後讓她靠在自己懷裡,才

 

又拿起杯子將水送到美英嘴邊,但美英卻不喝水,只是一直笑「呵呵,我沒有虛弱到坐不住啦」

 

 

 

「我…我看電視上都這樣演的」被美英提醒,太妍也知道自己的舉動太過了,可是他捨不得放開,還

 

是維持這樣的姿勢要喂美英水

 

喝了兩口水,美英退開了一些說「電視劇都是誇張的演法」

 

「嗯,再喝一點」想讓她多喝點溫開水,也想要這樣的環抱停留久一點時間,太妍將水杯再往美英的

 

唇邊貼近

 

 

 

看著美英一口一口將水喝完,太妍才依依不捨的讓懷裡溫軟的女人,重新躺回床上,雖然美英已經喝

 

的很慢了,但他卻想著,如果那杯水永遠也喝不完,該有多好

 

「有點冷耶」美英的意思,是要提醒太妍把他手裡拉著的被子一角,給她蓋上,卻沒想到,太妍居然

 

鑽進被子裡,躺上她的床,還把自己給抱進懷裡

 

 

 

一定是被美英的體溫給燙暈了,或是被傳染了會發燒的病毒,所以自己才會頭昏腦脹的做出比戲劇還

 

要誇張的事情,太妍覺得自己瘋掉了,都是這房裡溫馨的氣氛害的,都是美英身上香香的味道害的,

 

都是被美英熨暖的被窩害的,都是從未如此嬌弱的美英害的,這一切,都太誘人……

 

 

 

美英出乎意料的沒有抗拒他,可是卻投下了一顆震撼彈,她說「太妍,你是不是,喜歡我?

 

 

 

 

 

 

 

 

 

哼,哼,哼,氣死他了,好幾天沒見面,卻好像只有他一個人受思念所苦,本來以為可以跟秀妍一起

 

睡覺的,沒想到鄭延山這個臭小孩,竟然跟他搶人,秀妍不止護著小山,還要他滾回家睡,嗚,那對

 

姑侄太過份了!!!

 

 

 

允兒憋了一口悶氣沒地方出,連地板都好像是故意跟他做對,硬的要命,躺得他腰酸背痛的,可是他

 

不願翻身來減緩身體長時間維持一個姿式的不適,就怕一轉身會看見秀妍背對他,或是看見秀妍已然

 

熟睡的樣子,他不要接受秀妍不在乎他的事實

 

 

 

 

 

 

 

 

 

時間好像過了很久,久到允兒忍著酸痛,忍到快都要睡著的時候,隱約聽見了窸窸窣窣的聲音,隨之

 

身後一涼,一具溫暖柔軟的身軀鑽進被子裡,軟軟的貼在他的背上,討厭死了,感覺太舒服,害他差

 

點要喊出聲

 

「你睡著了嗎?」細細柔柔的好聽聲音,輕輕的飄進允兒耳裡

 

哼,心裡不舒坦、生理不舒服的某人,難得忍住了想轉身回抱秀妍的衝動,一動也不動的半點回應都

 

不給,緊緊閉著眼睛,繼續裝睡

 

 

 

剛抱上允兒時,秀妍明顯感受到某人身體一顫,這個平時像乖寶寶一樣的孩子,現在不止會跟她鬧脾

 

氣,還敢無視她,太久沒發威,把她當病貓了是吧? 不理她是不是,那就來試試這小子能忍到什麼時

 

候,秀妍興起了逗弄的念頭,故意將允兒抱更緊,兩人像兩隻交疊的小蝦米,身體從頭腳密密實實的

 

黏在一起

 

 

 

不得不說,這傢伙的睡衣雖然稚氣了點,是和小山的卡通睡衣差不多等級的幼稚,可是又軟又好摸,

 

抱起來像一隻巨型玩偶似的,而且寬寬鬆鬆,要把手伸進去也很方便…

 

「嗯…」肚皮冷不防的被滑嫩的掌心撫上,允兒一時沒忍住輕哼出聲,唔,太懷了,秀妍不哄也不安

 

慰他,竟然還搔人癢癢,允兒更委屈的咬緊牙關,決心裝睡到底

 

 

 

秀妍抬起頭,靠在允兒耳邊,壓低音量吐著氣音問「小朋友,你要生氣到什麼時候?」臨危不亂的林

 

小朋友臉上表情在在顯示著我在熟睡中,可惜他不小心露出棉被外頭,緊抓著身下墊被的手,被眼

 

尖的秀妍給發現了

 

 

 

有本事,你就繼續忍啊…秀妍輕輕吻著近在唇邊的耳廓,放在允兒肚子上的手也開始遊移,調皮的四

 

處探索,吻著吻著,摸著摸著,不止懷裡的人終於忍不住輕輕顫抖,連秀妍自己的呼吸都變的粗重,

 

漸漸,輕吻變成輕舔,範圍已經擴大到耳後、頸間,指尖悄悄探進內衣下緣,越過防禦的邊界,觸到

 

了某人小巧的柔軟,還不滿足的朝頂端爬

 

 

 

允兒隔著睡衣,一把抓住秀妍作亂的手,再也按捺不住的睜開眼睛「不…不…要這樣」開口說話,聲

 

音居然沙啞的不像自己,他看見秀妍的眼裡充滿了某種危險訊號,感覺好陌生

 

「怎麼不繼續裝下去?」氣喘噓噓的紙老虎發威了,身下受驚的小動物徹底燃起了她的征服慾,允兒

 

臉紅嬌羞、驚慌害怕的小模樣,讓她更停不下手

 

用唇堵住了允兒想要辯解的行動,秀妍引導著允兒躺正,好讓自己接下來的行動更容易一些,比如,

 

把一隻腳擠進允兒的雙腿之中,比如,吻上他的頸項、鎖骨

 

 

 

允兒覺得好奇怪,秀妍的吻和平時不一樣,讓他變得好熱好暈,全身力氣像是因為這個吻,而被秀妍

 

給掏空了,秀妍的埋首在他的頸窩,迫得他不得不仰起頭,秀妍伸到他背後的手解開了內衣扣,炙熱

 

的手掌毫無保留的包裹住他從未被人如此碰觸的隆起,允兒虛軟的再也沒辦法阻止秀妍的動作,他甚

 

至感覺到身下某處,有一股熱意滑出,羞得他幾乎再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唔,秀…妍」

 

 

 

「噓,不要吵醒小山」秀妍抬起頭,輕吻了一下允兒,她抓起他的手,讓他自己捂著自己的嘴巴,又

 

哄又騙的告訴他「乖乖的,不要怕,很快就好,我不會弄疼你」然後鑽進了棉被裡頭,嚴然就是一隻

 

不懷好意的黃鼠狼,在拐騙懵懂無知的小雞仔

 

 

 

允兒看見胸口的棉被鼓起一團,他感覺秀妍隔著衣服在親吻自己的身體,前扣式的睡衣正在一點一滴

 

的被解開,秀妍軟軟的唇舌,緩緩的掠過他身體的每一吋,最後含吻住左胸房的頂部「呃…」允兒死

 

命的將忍不住脫口而出的呻吟,化做悶悶吸氣聲,他被這樣的刺激逼得想逃,可是不由自主拱起的身

 

體,卻把自己更加的推向虎口

 

 

 

「呼」秀妍終於在把自己悶死在溫柔鄉前的最後一刻,探出頭來喘氣,看見允兒拼命隱忍的樣子,她

 

心疼的吻著他的額頭,他的臉,只是藏在棉被裡的手,還是忍不住捏捏被她夾在指尖的小紅莓

 

 

 

允兒鬆開自己,捧著秀妍的臉主動獻上親吻,壓根就把自己前一刻還在生氣的情緒拋到腦後,完全

 

淪陷在秀妍挑起的情慾之中,壓抑的情潮讓他難受,幾乎滿溢卻找不到出口宣瀉的快感也讓他難受,

 

他緊緊的勾著秀妍,急切的吻著她

 

 

 

回應著允兒的吻,秀妍悄悄的把手伸過允兒頸後,把人圈進懷中,另一隻手則偷偷挑開他睡褲的綁帶,

 

探進,等允兒慌亂的想阻止時,她已經快速的直抵濕熱軟嫩的山谷地

 

「嗯,嗯」允兒無力的抓住秀妍的手臂,卻絲毫影響不了她指尖在那處羞人的地方來回劃過,還有試

 

圖想擠進夾縫中的動作,允兒嚇得夾緊雙腿,又羞又怕的推拒秀妍

 

 

 

「乖,打開一點,不要怕」秀妍覺得自己越來越像變態了,不止在小侄子房裡做出這種事,居然還能

 

說出這種話

 

抵擋不住秀妍的誘惑,允兒才稍稍放鬆雙腿,就被秀妍趁勢擠進的腳給阻斷了重新夾緊的退路,突然

 

爆發的秀妍壓上允兒,身體擠進他的雙腿中,迫使允兒雙腳大開,指尖如願以償的覆上已然腫脹的花

 

蕊,她溫柔的用吻安撫著允兒的不安,指尖沾著黏滑輕輕摩挲,由緩而急

 

 

 

「嗚…」允兒難耐的想逃脫,卻被緊緊的壓住,突然失控的身體和陌生的快感把他逼到崩潰的邊緣

 

「不要抗拒他,很快就好了」秀妍加重了指腹的力道,更快速的揉按手中的柔軟

 

抗拒什麼,他是誰啊他? 允兒什麼都還來不及想,就突然的攀住秀妍,身體弓起一道美麗的弧線,緊

 

緊的貼在秀妍身上,剛才的扭動掙扎在一瞬間停止,腦袋像是靈魂被抽離似的一片空白「呃…呃…嗯」

 

 

 

未完待續

 

 

 

(┬_┬) 如果有人看完這章

覺得鄭董大人變了一個人,跟變態沒兩樣

請不要懷疑

罪該萬死的依然腦殘了、手殘了

把本該寫得唯美的戲份,活生生寫成驚悚片

我無顏面對江東父老啊 ........... GO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依然 的頭像
依然

依然。YOONSICA

依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