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048.png

41章的下集來惹~ 

聽說,醜媳婦總是要見公婆,美媳婦也不例外啊

 

 

星期四好像是國慶日呢

先預祝大家假期愉快

ps:允西兩人月底要一起去泰國,真是令人期待的行程>///<

ys047.jpg

是滴「上」又出現了,這表示,又只能先看一半

下星期,人家會補上另一半的「下」...吧

 先附上40章的連結,40章只看到上的觀眾們,請先點此 劫果未定[40]

 

好久沒抓圖了,只好先放放舊圖 一○一"

女王大人的溜海好久不見~

有空要來補抓允王子之後的照片了...

 

 

 

第四十一章

 

「妳不想喝冰的嗎? 我去換一瓶」允兒直覺的反應是自己在大冬天拿了冰汽水,所以秀妍才面有難色

 

「不,不用」秀妍一把抓住這個行動力十足的人,如果不攔住他,一眨眼就又要跑走了「我很久沒喝

 

過這個了,而且我…我不太敢開,怕會噴出來」

 

 

 

「噗,鄭董事長也有怕的事情哦,汽水本來就會噴啊,但是沒有搖到應該不會用的吧」

 

「可是你剛才搖了…怎麼辦」

 

原來,自己剛才收錢包加上幾次轉身,搖晃了手中汽水瓶的動作,全被秀妍看在眼裡「不然,我們先

 

找個能洗手的地方,我打開之後馬上交給妳,妳趁汽水還沒湧出來,趕快喝幾口」

 

「好,可是這裡哪裡有水龍頭?

 

水龍頭嗎? 允兒到是想起了一處有趣的地方,秀妍這個連汽水都不敢開的大小姐,肯定沒玩過那個東

 

西「嘿嘿,我們不找水龍頭」

 

 

 

 

 

 

 

 

 

寒冷的冬天裡,路上的行人無一不是將自己裏得嚴嚴實實,一旁角落裡正在做某件事的兩個大人一個

 

小孩,就因此顯得突兀,因為這麼冷的天氣,有誰會想去玩早期留下來的,安裝在古井邊上的手壓式

 

汲水器

 

 

 

允兒脫掉外套捲起袖子,他那雙白淨卻沾著些許透明液體的手,正伸在手壓式汲水器的出水口處,等

 

著秀妍壓出水來讓他洗手,可是無論秀妍怎麼壓,那水量都只是細細的一條順著出水口流下來,這要

 

用來洗手,不太夠啊

 

「允兒,這個井水,會不會是乾了?」秀妍疑惑的皺眉,很不滿意自己的勞動成果

 

「不會吧,我之前來的時候,看到有人在玩,水量還很充足」甩了甩稍微沖洗過的手,允兒決定自己

 

試試「秀妍,換你洗手」

 

 

 

由於心裡預想的水量是自己剛才壓的那樣子,所以當允兒輕輕一壓,竟然噴出水柱時,秀妍出於本

 

能的感嘆出聲「哇!!~!!!好厲害」

 

「還好啦,這是需要技術的吧,哈哈哈」允兒一被誇獎就得意起來,手上就更加賣力用力使力的壓啊

 

壓,完全沒想到悲劇會這樣發生

 

「啊!」突如其來的強力水柱,秀妍閃避不及,鞋子和褲腳皆被濺濕,她狠狠的瞪了罪魁禍首一眼

 

「呵呵呵呵呵!!」坐在一旁,抱著允兒的外套,正在喝汽水的小山樂得直笑,他家小允姨姨這個笨蛋,

 

又死定了

 

 

 

 

 

 

 

 

 

將允兒抓起來好一陣揉捏拍打後,秀妍才回到小山坐的台階上坐下,那個剛被毒打過的人,像個小丫

 

環一樣,乖巧的蹲到她身旁,脫下秀妍的鞋子,拿出紙巾擦擦,整個鞋面都濕了,如果水滲到裡面,

 

會讓秀妍不舒服,擦完鞋,允兒又拿紙巾壓在秀妍濕濕的褲管上,他說「把水份吸走一些,會乾的比

 

較快」

 

「嗯」秀妍享受著允兒的細心呵護,拿起稍早前被打開的汽水喝了一口,跳動的汽泡感瞬間充滿整個

 

口腔「…好甜」

 

 

 

再自然不過的兩個字,可是允兒卻覺得秀妍的語氣聽起來,還有更深沉的感觸在裡頭,抬起頭,對上

 

的是秀妍溫柔的目光,秀妍告訴他「謝謝你,讓我重溫了,曾經是我奢望而不及的甜膩」

 

 

 

 

 

 

 

 

 

老街的周邊街道,除了主要的商店街外,巷弄間都是住戶自己種的花花草草,小山發現了一個較其他

 

花盆體型更大的蓮花盆,低頭一看「哇,小姑姑,小允姨姨,這裡有魚!!!

 

秀妍轉頭確認小山在視線範圍裡,叮嚀道「嗯,不可以伸手撈哦,你手裡的汽水要拿好,不要翻倒了」

 

「好」小山沒撈魚,只調皮的伸出手指頭輕碰水面,引誘裡面的小魚來吃他的手手「呵呵呵」

 

 

 

「秀妍…」允兒無心去管小山,他起身坐到秀妍身旁,為了剛才那句他無法讀懂的話介懷

 

秀妍知道允兒擔憂的心情,她會說出那句話,就已經打算把一些事情說給他聽了「我不記得第一次喝

 

彈珠汽水是什麼時候,但是我一直記得,今天之前,最後一次喝是在我六歲的夏天,那天我從幼稚園

 

放學回來,管家蘭姨從冰箱拿出一瓶彈珠汽水給我,是她老公去日本出差,帶回來給家裡的孩子,因

 

為有多,就順便拿了兩瓶給我和哥哥,以前從來沒有自己打開過汽水的我,很開心跑上樓拿給媽媽看,

 

還在她面前把彈珠汽水打開,結果汽水噴得我和媽媽一身,還有她的房間…」

 

 

 

「就因為這樣? 我小時候也被可樂噴過啊,洗一洗就好了」

 

「她很生氣的打了我,而且禁止我以後再喝汽水,一直到她過世」秀妍揚起了笑,只是笑得沉重「我

 

出國之後,還是有喝過汽泡飲料啦,只是我不會主動買來喝」

 

 

 

「妳媽媽她…對不起,我不知道她過世了,我…」不知道是因為這個令人心疼的消息,還是因為秀妍

 

的苦澀笑容,揪疼了允兒的心,他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心疼,不知道怎麼去安慰「對不起,我以

 

前沒有注意」如果他早些知道的話,就不會老是把自己家的蘇女士掛在嘴邊了

 

 

 

「傻瓜,你不需要覺得歉疚啊,你又沒有錯,我只是和你說說心事,不是要你特別做些什麼」看見允

 

兒一臉的糾結,秀妍忍不住笑著捏住他的臉「這什麼表情,你怎麼比當事人還難過的感覺」

 

「秀妍」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心疼與安慰,被允兒化作行動,溫柔且溫柔的懷抱圈著秀妍「秀妍,秀妍…」

 

「好啦,我知道你捨不得我,可是你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是不是?」真是,當事人還要反過來安撫聽

 

故事的人,都不知道是誰該安慰誰了,可是她也捨不得允兒為她難過

 

「嗯」秀妍懂他,自己愛的人比自己還要了解自己,這個發現讓允兒很予盾的在心疼中又充滿了喜悅

 

 

 

 

 

 

 

 

 

晚餐時分,允兒和秀妍在路上買了一些小吃回到美英家,本來允兒是打算把小山還給美英,再和秀妍

 

單獨來一場晚餐約會,可是秀妍決定要去美英家看看,看那位突然搬進人家家裡,介入人家母子倆生

 

活的工讀生有沒有給美英帶來不便

 

 

 

「你該不會對美英有什麼企圖吧?

 

秀妍沒頭沒尾的突然冒出這句問話,讓金太妍手上一抖,正要送進嘴裡的滷豆乾無聲無息的與筷子分

 

離,直直的掉在桌上「咳,沒…沒有啊,妳怎…怎麼會這樣覺得,呵呵」

 

 

 

「很奇怪啊,一個念財經的碩士生,應該有很多工讀、實習的機會,怎麼會想要到早餐店工作,不僅

 

錢賺的少,跟將來的工作也搭不上關係,如果是打發時間還勉強說的過去,可是你連生活費都不夠了,

 

不像是閒人」被秀妍簡單的分析下來,所有人都充滿疑惑的將目光投向太妍

 

 

 

「呃…呃…,我在來美英這裡之前,有到銀行實習過,但是實習生的薪水不多,花的時間又長,所以

 

合約到期就沒再續了,一時間也找不到相關的工讀機會,才會來應徵看看,結果因為這裡的客人都很

 

好,小山也很可愛,我就捨不得走了」一段話說下來,太妍越來越佩服自己的應對功力,雖然大部份

 

是事實,但是他小心的藏起一部份,比如他最捨不得的是美英,比如他的父母會給他生活費,比如銀

 

行實習是上上一份工作的事情了

 

 

 

美英只覺得是秀妍多想,而且見太妍這麼緊張在解釋,她趕緊緩頰道「秀妍,妳該不會是怕小山身邊

 

多了一個玩伴,自己的地位會動搖吧?

 

開玩笑,她跟小山可是同姓關係,親姑姑地位可是堅定如山,秀妍挑了挑眉驕傲的問小山「你知道

 

小姑姑跟你是血濃於水的關係吧?

 

 

 

小山歪著頭很是不解,什麼什麼水? 不懂,而且眼尖的他發現,小允姨姨正把一隻剝好殼的蝦子悄悄

 

放進小姑姑的碗裡,他討好似的嘟起嘴巴「小允姨姨~我也要」

 

「小允,你不正常哦,居然幫人剝蝦子?」美英有些驚訝這位鄰居千金的貼心舉動

 

? 允兒只是低調的默默的在剝蝦子,怎麼會被人發現「我想說,我一個人弄髒手就好了…」

 

「哦~」美英笑容可鞠,輕輕的把碗往允兒面前一放「那就麻煩你了」

 

「麻煩你了」小山學著他媽媽的動作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門鈴聲響起,太妍起身離席,因為允兒正在和一盒胡椒蝦奮鬥,以至於他的反應比金太妍慢了一些,

 

這個時間,這個地點,會來按門鈴的人物,百分之九十肯定是…「太妍,等一下!!!

 

 

 

允兒喊出聲,黃家的大門也在同時敞開,門外嚴然就是那佔了百分之九十機率的人,蘇女士「林允兒,

 

你還喊那麼大聲想嚇誰,這麼晚了也不回家,還不讓我過來找你嗎?

 

完了,他媽和秀妍撞個正著了,允兒擔心的看了秀妍一眼,發現秀妍臉色如常,才轉頭喊「媽」

 

 

 

「整天不在家,打手機也不接,你今天跑去哪裡了? 不要告訴我,你都在美英這裡」蘇嫺晴早上離開

 

家不久,便想到她忘了交代允兒把洗衣機裡的衣服拿出來晾,前後不過才短短半小時的時間,打家裡

 

電話和打手機就都沒人接了,這孩子帶著小山不知道跑哪去了,連美英都不知道這兩人的下落,她一

 

直等到下午才又從美英那裡得到消息,得知這死孩子終於跟美英連絡

 

 

 

「我,我跟…」一種被抓姦在床的罪惡感油然而生,允兒望向秀妍,他要怎麼說才好,她是小山的

 

姑姑? 他的董事長?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依然 的頭像
依然

依然。YOONSICA

依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